葉飛楊陽是主角的小說(重生之投資大亨)免費在線閱讀

葉飛楊陽是主角的小說(重生之投資大亨)免費在線閱讀

重生之投資大亨

時間:重生之投資大亨作者:羈絆沉迷來源:zsy

葉飛楊陽是主角的小說(重生之投資大亨)葉飛楊陽免費在線閱讀,重生之投資大亨是作者羈絆沉迷寫的精彩解讀:你說國人不喝牛奶?酸奶怎么樣?你說國內沒有科幻大片?要不要試試某體?電腦cpu太慢?試試我的聯動cpu,味美價廉。...

《重生之投資大亨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5章 目標

在這個沒有太多娛樂設施的年代,一般到了七點以后,很多人都會選擇休息睡覺,然后第二天早早起來工作。

此時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,桌子上是一口大鍋,鍋下有一個小火爐,靠酒精加熱。

桌子上沒什么好菜,也就一些豬肉,牛肉,蔬菜等,就這些還是過年時候才能吃上的東西,葉飛也提前吃上了。

還有幾瓶常見的飲料,健力寶,在90年代,健力寶可是風靡全國,只要家里有點小錢的,都會選擇買上一瓶。

這個1984年推出的產品,以其獨特的口感和響亮的名號,徹底征服了國內用戶,僅僅十年不到,李近衛就獲得上億融資,徹底打開了國內的銷售市場,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。

李近衛能如此成功,一方面是因為當初因為國內外環境問題,許多國外碳酸飲料企業撤出,另一方面,就是國家的扶持,讓健力寶成為奧運會指定飲用產品,擴大了其影響力。

看著桌子上的健力寶,葉飛陷入了沉思。

既然李近衛能將飲料賣到如此天價的地步,為什么他不能?

在這個國退民進的年代,只要他推出一款能夠媲美健力寶,甚至超越健力寶的產品,不說取代健力寶的地位,但肯定能大賺特賺。

“飛兒,你在想啥呢?吃啊。

”看著葉飛拿著筷子,一副出神的樣子,葉父還以為葉飛在擔心大姨家的事情,于是道:“你別想太多,大姨家的事情你別管,咱會幫你扛著。”

葉飛回過神來,放下手中的筷子,道:“爸,你知不知道哪個地方在賣廠,最好是做飲料的廠子。”

“賣廠的?還做飲料的?”葉父一愣,想了想,道:“有倒是有,你問這個干啥?”

“我想買一個廠,投資做飲料。

”葉飛也不瞞著,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
畢竟這事他們遲早也會知道的,就算想瞞著,也滿不了多久。

而且葉飛從來不認為自己會做虧本生意,他只是希望父母能理解自己。

“做飲料?飛兒,你可別犯傻,現在做飲料的,哪個賺了錢,你大伯去年給一個奶廠打工,結果你猜怎么著?沒干一個月,廠子就倒閉,你可別膛這渾水。

”葉父勸道。

葉父道:“爸,你還信不過我嗎?我既然能掙二十萬,肯定能賺更多,再說了,同學那邊也一直在賺錢,虧不了多少的。”

“可是。”

葉父還想說什么,卻被葉母直接打斷,直接幫襯道:“好了,云,你就告訴飛兒吧。”

在葉母眼里,只要兒子開心就行,他們這些做父母,不用去干涉太多,畢竟錢是葉飛掙的,他能掙二十萬,就不能掙一百萬,一千萬?

她相信自己的兒子。

葉父無奈,然后點點頭將知道的事情告訴他。

原來這個要賣廠的飲料廠正是大伯去年工作過的奶廠,奶廠的老板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,也不知道從哪冒出的奇思妙想,覺得在國外,既然牛奶能賣的很好,那么在國內,肯定也有人買,于是到處借錢湊錢,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廠子,就開始搞。

原本以為可以大賺特賺,誰知道國內的用戶根本吃不慣,他的第一桶金算是打了水漂。

為了緩解資金壓力,他遣退了所有工人,將廠子掛著,等著人來購買,可是等了大半年,愣是沒人來買。

牛奶廠?

葉飛無語,只要是有點后世知識的都知道,國內百姓不僅吃不慣牛奶,而且因為體質原因,對牛奶里的一些物質無法分解,會產生一種極不舒適感,要是他能賣出去,那才見了鬼呢。

第二天中午,葉飛就坐著摩托車,直接往三元村趕。

在這個沒有通路的年代,葉飛其實只是坐了一半,就不得不下車行走。

還好今天天氣不錯,若是遇到陰雨天,他還不得踩著泥濘過去。

走了一段路程,終于在一點之前到達了廠子。

這個廠子名字也很樸實---老陽奶牛生產基地。

從外面看,場子的面積不小,只是大門,廠房等設施有些陳舊,工廠門口也沒什么人。

葉飛剛一下車,也許是聽到動靜,廠房里終于走出了一人,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,他穿著一身紅綠相間的花格子長衫,腳下穿著一身綠色膠鞋,整個充滿著一股時代的氣息,讓葉飛感覺萬分親切。

“我是楊陽,你就是葉老板吧?沒想到這么年輕!”楊陽并不是本地人,在當地也沒什么親戚,還是葉飛拖關系讓大伯幫忙聯系的,所以他并不知道葉飛的情況。

楊陽上下打量著葉飛,心中暗自嘀咕,就葉飛這種手不能挑,肩不能扛的學生,真能買得起他這么大個廠子?

頓時,楊陽本來心里升起的那股期待感,頓時消散的一干二凈。

不過畢竟是熟人介紹來的,他也不好駁了面子。

“是的,楊老板,我能進去看看嗎?”葉飛倒是沒有注意到楊陽怪異的表情,而是往廠房里瞧了瞧。

“可以。”

楊陽就這樣呆著葉飛走了進去,也不帶講解的,直接帶著葉飛溜達一圈。

不過葉飛沒有在意,而是津津有味的看著廠子里的一些設施。

這些設施雖然和前世的那些大廠比起來,簡直不值一提,但對于目前的葉飛來說,還是很有用的。

畢竟他手頭的錢不是很多,若是想要真的擴大規模,至少也得要個幾百萬。

而就在這時候,工廠門口出現一輛捷達車,雖然捷達在后世算不了什么好車,但在這個年代,還不是一般人開的起的。

車上走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男人,看到這個男人,楊陽臉色一喜,趕緊走了上去,連旁邊的葉飛也不顧了。

“陳老板,總算是等到你了!”楊陽一臉熱情,說道:“我可是在這兒站了好久。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久等了。

”陳懷明是個四十多歲的白瘦男子,臉龐消瘦,說話的時候眼睛更是習慣性的瞇在一起,給人一種陰險狡詐的感覺。

“陳老板,要不要先去辦公室休息一下,我給你準備點喝點。

”孟建章安排著,余昌運卻擺手道:“不用了,我們直接看廠子吧!”

“那也好!”楊陽點點頭,然后親自前面領著參觀工廠,一邊走,一邊解說,跟之前對葉飛的態度,完全就是天壤之別。

 

第6章 我出七萬

廠子不大,只是十分鐘就看完了,楊陽問道,“陳老板,你看這廠子情況怎么樣?滿意嗎?”

陳老板沒有表態,而是反問道:“楊老板,你這廠子停了有半年了吧?”

“額,不瞞陳老板,的確快半年了。

”楊陽道。

“怪不得有這么多的灰。

”陳老板在設備上面摸了摸,一些灰塵積攢的有些厚實。

楊陽一聽,頓時有些尷尬,畢竟他做生意虧本那么多,工人早就被他勸退了,還有誰會來打掃。

楊陽道:“陳老板,您放心,這些設備都是剛買的,沒怎么用,你若是想要買下這些廠子,我找人幫你全部打掃干凈,包你滿意。”

“買,我當然要買。

”陳老板的話頓時讓楊陽一喜,終于有人愿意買下他這個廠子了。

畢竟他現在還欠著一身的債,等著賣廠還債呢。

“不過,價格還是我之前說的,十萬。”

他這話,頓時讓楊陽的興趣跌落谷底。

“陳老板,你這價格也太低了吧?”楊陽強調道:“我們的設備,就算陳舊了點,都價值五六萬,加上廠房,地皮,全部收購,至少要二十萬才行。”

“你可能搞錯,楊老板。

”陳老板擺擺手,笑道:“你覺得你廠里的那些破銅爛鐵,我會需要?”

“這些東西可能在你眼里很值錢,但在我看來,是一文不值,而且也許你不知道,其實我買下貴廠,最主要的還是你們的這塊地皮和廠房,至于其它東西,對我來說毫無作用,我們又不生產飲料,留著干嘛?”

“楊老板,我是個商人,希望你能夠理解,這些設備你就自己留著處理了吧。”

陳老板的話讓楊老板很憋屈,卻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駁他,這些他千辛萬苦買來的設備,被他當初寶貝一樣,然而在別人眼里,卻成了垃圾一樣的廢物。

但是現在他已經別無選擇了,他辦廠就花了二十多萬,親戚借了,銀行貸了,現在都在等他還錢,若是還不起錢,說不定要被法院強制執行。

“這個價格太低了吧?”楊老板還是有些不甘的道“之前雙匯的大老板都愿意花二十五萬收購我的廠。”

“雙匯?那個打算做火腿腸的大公司?”陳老板有些驚訝,隨后又笑道:“陳老板,據我所知,那應該是去年的事情了吧?”

“去年人家愿意開二十多萬給你,現在還愿意給你那么多嗎?”

“哎。

”楊陽頓時嘆了口氣,也怪他之前猶豫不決,不然也不會拖到現在。

“就十萬吧。

”楊陽最終還是屈服了,他怕自己再拖,就再也等不到好的買家,銀行的利息還等著他還呢。

“楊老板真是爽快人。

”陳老板大笑起來,然后從包里拿出一份合約,并且配上了鋼筆。

在這個年代,只要是有點錢的人,都會選擇配上一只鋼筆,一方面是凸顯身份,另一方面,鋼筆比較適合這種場合用。

“等等!”正在這時候,一道聲音忽然出現,中斷了這次商談。

兩人順著聲音一看,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葉飛。

“我覺得這個價格還能再高點。

”葉飛一臉認真的說道。

“這位是?”陳老板有些疑惑的問。

“這位是葉老板,也是我的客人,今天過來看看廠子。

”楊老板說著,表情頓時有些尷尬,自己這么把葉飛弄忘了。

不過這也不能怪他,畢竟從一開始,他就不認為葉飛能買得起他的廠子。

葉飛走上前,對楊陽說道:“陳老板,我覺得,這個工廠遠不止十萬。”

“奶廠里的設備,只用過不到半年,還有憑借楊老板你的手段,應該能召回那些遣散的員工。”

陳老板露出玩味的笑容,就像一個王者大師在聽一個青銅菜鳥在一邊解說一樣,表情似笑非笑。

“小老鄉,談判可不是你這樣談的。

”陳老板用一副前輩的口吻指點道,“想要談判,就必須將它當做是一桿天平,一方加碼,另一方撤碼,最終使它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,才能獲取最大的利益。”

“你說的那些設備,我根本不在乎,我只要廠子,你明白嗎?”

“可是我在乎啊。

”葉飛強調道。

“哈哈!真是有個性的老鄉。

”陳老板對楊陽笑了笑,沒把他的話當成一回事。

“葉老板,你別說了,你還是先去辦公室休息吧。

”楊老板嘆了口氣,要把他拉出去,葉飛卻不為所動。

陳老板阻止了楊陽,笑道:“楊老板,大家都是老鄉,別這么生分,既然他也想買廠子,我倒想聽聽,他要花多少錢買下來。”

“行吧。

”楊陽點點頭,看著葉飛,問道“葉老板,你打算出多少錢購買我的廠子?”

“七萬!”

什么?

葉飛的話頓時讓楊陽氣笑了,虧他還說自己的廠子不止十萬呢,結果到他這里,就給七萬,比陳老板更黑,這不是存心戲耍他嗎?

陳老板更是在一旁哈哈大笑,笑聲讓楊陽的臉色更加陰沉。

葉飛始終一臉平靜,道:“楊老板,我如果沒猜錯,你已經欠債半年沒還了吧?這半年里,你可曾找到工作?若我猜的不錯,您應該是在國外讀畜牧業專業的吧?可是您也知道,我們國家對著方面的人才需求不大,再加上國內整體對鮮奶不太能接受,就算你能拿到二十萬,但你考慮過以后沒有?”

楊陽眉頭一皺,隨后道:“你想說什么就直說吧。”

葉飛也不再繞彎子,道:“我想請楊老板繼續擔任牛奶廠的廠長,工資由我發放,你放心,底薪絕對不比其它大廠少,而且我保證,在一年之內,讓廠子的規模超過健力寶。”

“超過健力寶?”

楊陽懵了,陳老板也懵了,超過健力寶?他瘋了吧,健力寶是什么存在?國民級的飲料,現在暢銷全國大街小巷,他居然說超過健力寶。

他以為他是誰?

陳老板撫掌而笑道:“老鄉,大話誰都會說,但你就這樣想空手套白狼,我想楊老板是不得愿意哦。

第7章 計劃

“楊老板,你考慮一下,我可以給你開一千塊一個月的工資,你若是答應,就把合同簽下來,若是你不答應,我也可以再花五萬一次性買下你所有產品,你另謀他就。

”葉飛眼睛只溜溜的看著楊陽,道“你看怎么樣?”

一千塊一個月?

楊陽有些心動,畢竟在這個年代,很多人的工資一個月也才一兩百而已,一千塊,可以說跟后世的一萬塊沒啥區別了。

而且葉飛說的對,他的確是畜牧業專業的,這個專業在國外雖然吃香,但因為國際環境還有他膚色的原因,到處受到排擠,迫不得已,他選擇回鄉創業,就在他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,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。

“楊老板,你可別被這老鄉忽悠了。”

看到楊陽猶豫,陳老板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滯,連忙出聲提醒。

“你真能把我這廠子盤活?”楊老板沒有理會陳老板,反而目光灼灼的看著葉飛。

“能,若是不能,你可以隨時離開。

”葉飛自信的點頭。

空氣,頓時有些冷清。

楊陽不說話了,陳老板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,等待他的決斷,他不信楊陽會這么傻,舍得將這么大的家業,便宜出售給葉飛。

“楊老板,價格好商量,我可以再加

“好,我答應了。”

陳老板見楊陽的態度,頓時心里一驚,話音剛落,卻被楊陽打斷了。

楊陽打心眼里,就不想離開這個廠子,畢竟這些都是他的心血,而且就以他的專業來說,在國內很難找到工作,到不如在繼續待著,說不定還能拼個好前程。

而且他也想好了,若是葉飛真的經營不起來,他也可以趁著這個時間找個其它工作。

陳老板的表情頓時凝固。

他答應了,他居然答應了。

他是不是傻?這么便宜就將廠子賣給了葉飛。

然后在陳老板呆滯的目光下,兩人簽訂了合同,從現在開始,廠子就屬于葉飛的了。

做完這一切,楊陽一臉歉意的看著陳老板,道:“陳老板,對不住了。”

“楊老板,你會后悔的。”

陳老板冷哼一聲,沒給兩人什么好臉色看,直接撣了撣西裝上的灰塵,然后離開了廠子。

對于這些,楊陽也沒說什么。

后悔?他最大的后悔就是回家投資了這家牛奶廠,結果興致勃勃的生產了一批牛奶,卻一瓶也沒銷售出去。

回過神來的楊陽看向葉飛,問道:“葉老板,接下來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葉飛聞言,卻是笑了笑道:“和以前一樣,該怎么做,就怎么做,我們第一步,繼續生產鮮奶。”

“繼續產奶?”

楊陽頓時有些尷尬,隨后小聲道:“葉廠長,不滿你說,咱們廠子的奶牛被我全賣了,就剩下幾頭還在圈里養著。”

他都不打算開奶廠了,自然就把奶牛賣了回款,不然光是堆飼料,就得累死他。

“什么,你賣了?”

葉飛瞪大了眼珠子,他把奶牛賣了,自己用啥產奶?在這南方,根本沒有什么奶牛,能產奶的牛都在北方,若是他現在去北方買牛,光是運輸費就夠再買一頭牛。

葉飛沒好氣的看著楊陽,道:“有沒有買賣記錄?給我擬個單子。”

“有有有。”

也不知道為什么,明明葉飛的年紀也才剛成年的樣子,但一身氣勢卻絲毫不比一些鎮上的單位領導差,楊陽被他眼珠子一瞪,頓時有些心虛,連忙拿起鋼筆將自己賣牛的情況寫在了一張紙上。

葉飛看了看上面的名單,頓時有些頭疼,這些奶牛大部分都被被賣到了屠宰場,還有一部分賣給老鄉做耕牛用。

這可是荷斯牛,能做耕牛嗎?而且現在國內的荷斯牛數量很少,極力繁殖都來不及,誰還舍得殺了吃肉。

揉了揉眉心,葉飛將名單放在口袋里,道:“行吧,老陽你先招人,將工作先安排上,我去一趟村里。”

“行。”

楊陽點點頭,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他自然明白葉飛這是去干啥,肯定是贖回奶牛。

也怪他太急了,將奶牛賣了出去。

下午的風,吹的極大,葉飛在路口等了半個小時,腿都蹲麻了。

就在他以為沒啥車路過的時候,一輛三輪汽車在路邊駛來。

“老鄉,等等!”

葉飛連忙起身揮手,這年頭村里有車的可不多,都是稀罕貨,他可不想錯過這趟,若是錯過了,說不定就要坐牛車了。

“叔,能帶一趟不?我可以給錢。

”葉飛敲了敲窗玻璃,發現里面坐著的是一個中年老漢,嘴里叼著一根旱煙,車上拉著幾只羊,算著日子,應該是去鎮上趕集。

“要啥子錢哦,你要坐就坐嘛,快上來。

”老漢大方的拍了拍后備箱。

“謝謝叔。

”葉飛大喜,然后也不嫌車邊臟,直接就翻了上去,坐穩了。

車輛緩緩啟動。

93年的海市還沒有成為一線城市,除了核心地方,周圍全是農村,看不到一點霧霾的影子,湛藍的天空,碧綠的湖水,青青的草地,遠處蘆葦葳蕤,小鳥穿梭鳴叫覬覦著水中不時跳躍的魚兒。

看著這般如畫的山水,葉飛有些心曠神怡。

而就在此時,路邊搭車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九十年代就是這樣,很多人趕集不方便走路,于是就搭著過路的其它車輛,這些車大多是一些老鄉,大家鄉里鄉親的,也不太好意思收啥錢。

大家也是自來熟,一上來,就開始聊的熱火朝天,唯獨葉飛一人坐在角落,聲也不吭。

“咦,這不是葉飛侄子嗎?”

恰巧在這時候,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葉飛回到一看,就看到一名穿著西裝,打著領帶的男人一臉驚奇的看著他。

“表叔?”

葉飛皺了皺眉,這才想起來,這個男人叫李祥云,是他外婆家那邊的親戚,也是他們村當初第一個大學生,畢業后就被國家分配到廠里工作,成了一名技術工人,做顯像管裝配,當時聽說他在國家單位里工作,可是讓村里的一堆人羨慕,當初葉飛家的第一臺電視也是在他們廠里買的。

“飛兒,聽說你沒考上對吧?要不要到叔手底下當學徒?”李祥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,問。

葉飛臉色一黑,果然,這李祥云還是狗改不了吃屎,喜歡在別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資本,也難怪他一年后會被人趕出工廠。

 

內容不顯示部分

同類文學小說

如何看股票基本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