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芷顧晏惜小說免費在線閱讀-花芷顧晏惜小說惜花無悔同卿老

花芷顧晏惜小說免費在線閱讀-花芷顧晏惜小說惜花無悔同卿老

惜花無悔同卿老

時間:惜花無悔同卿老作者:空留來源:YSG

惜花無悔同卿老精彩試讀,花芷顧晏惜小說免費在線閱讀-花芷顧晏惜小說惜花無悔同卿老,惜花無悔同卿老花芷顧晏惜免費小說精彩內容:花平宇拍拍女兒的手臂,“芷兒,你……受累!被ㄜ茡u頭,“身為花家人,自當享得起富貴擔得起責任,爹,您注意身體,照顧好祖父,有什么要出面的事讓四叔去,他比您擅長這些!薄胺判,我不逞強!被ㄜ朴挚聪蛩...

《惜花無悔同卿老》花芷顧晏惜章節試讀

花平宇拍拍女兒的手臂,“芷兒,你……受累!

花芷搖頭,“身為花家人,自當享得起富貴擔得起責任,爹,您注意身體,照顧好祖父,有什么要出面的事讓四叔去,他比您擅長這些!

“放心,我不逞強!

花芷又看向四叔,“四叔,要辛苦你了!

花平陽歷來和這個只差了他九歲的侄女親近,平時嬉皮笑臉的模樣也都收了起來,“我省得,你不用掛心,你四嬸還有著身孕,你平時多看著些!

“人素來共得起患難,都會好的!

“你向來比常人看得透!被ㄆ疥栃α,“城外那個莊子被封了沒有?”

“目前我只知道城南的宅子沒有封!

“那城外那個也不會封,有時間了去看看,我每年都會給那棵大槐樹松松土!

花芷瞬間想到許多,點頭應下,又向同輩的幾個弟弟交待了幾句,看那邊的人已經吃完了東西,該收到口袋里的東西也都收好了,花芷不再多說,在長輩面前跪下拜別,“萬望一路保重,祖父您教過我的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!

花屹正將人攙起來,“這點事打不倒我,家里就交給你了!

“是!

花芷牽著馬來到官差頭領面前,“差爺,祖父年邁,這一路山高路遠還請多照顧一二,花家定有重謝!

花芷回頭看了一眼花家眾人,“祖父并非犯了不可饒恕之罪,皇上這一時惱他,說不得什么又會想起他的好,山不轉水轉,未嘗沒有柳暗花明的時候,您說是不是?”

當差的哪個不是人精,自然聽得出花芷這話中未盡的意思,要說聽了這隱帶威脅的話高興是不可能的,可細一想卻也知道這是事實,要花大人犯的是謀逆罪,那沒說的,再往下數幾代都別想翻身,他們怎么可著心來都翻不了船。

可花大人不是,他不過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,以他從二品的官職,歷經兩朝又是皇上用慣的老人,說不定氣消了什么時候就想起來了,起復不過是一轉眼的事。

摸摸腰間剛捂熱的金條,嘖,這還是抄家了呢!

“花家小姐的意思我理會得,只管放心,不說別的,花大人可是為咱們大慶朝忙活了大半輩子的老大人,我們就是長了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拿他老人家開涮,只是我們也有我們的規矩,這點也請花家小姐體諒!

“不敢讓差爺為難,小女代花家眾人謝過!

花芷回頭一一看過自己的親人,揮了揮手,利落的翻身上馬打馬離開,一次都沒有回頭。

花家老三花平彥低喃:“怪不得爹獨獨對芷兒特殊,現在才算看明白了,不要說女子,就是男丁在這個年紀也不會比芷兒做得更好!

花平宇一臉愧疚,“我以前都沒有發現,還因為柏林總喜歡粘著她這個長姐對她發過脾氣!

“你沒發現的事多了,我這大侄女可惜生了個女兒身!被ㄆ疥柨茨沁吂俨顪蕚鋭由砹吮惆寻け成,又將老父親手里的包袱拿了過來一并背著。

路上比預料的順利,到家時時辰還早。

念秋等在后門,聽到馬蹄聲就打開了門縫瞧了瞧,確定是小姐后忙迎了過去扶著小姐下馬。

“小姐,那幾家都來人了!

“態度怎么樣?有沒有鬧?”

“二叔太太說話夾槍帶棒的,四叔太太一直哭,三叔太太直接就怪上了,老夫人讓其他人都在屋里不準出來,就她一個人在應付!

花芷皺眉,“就沒一個人去幫著祖母點?”

念秋苦笑,“大家都很聽話!本褪锹犜挼眠^了頭。

花芷其實有點累,這具身體沒有鍛煉過,她騎馬來回跑這一趟身體顛得快散架了,聽念秋這么說滿嘴都是酸澀的味道。

比起別的高門大戶來花家內宅確實算得上安寧,雖然妻妾之間也有相爭的時候,幾房媳婦為了自己的小家庭各有各的計較,平時妯娌之間也會話里話外的打機鋒,但是大體來說個個都還算本份聽話,花家的男人也很滿意。

可這次花家一倒下她們的短板就顯露出來了,三房媳婦竟然沒一個是能挑得起事的,眼下這種情況她們真就聽話的全都躲開了,讓祖母一個人面對別人的討伐,讓她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拍了拍一身風塵,花芷快步往正屋走去,徐管家就在門口守著,看到她回來明顯松了一口氣。

拔高的聲音隔著一扇門也穿透力十足,“大嫂你告訴我,這一家老小以后要怎么活下去?這是要逼死我們!”

“我家不也是一樣,家里值錢的全被抄沒了,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過!”

“……”

花芷不知道祖母這段時間聽了多少這樣的話,光想想就難受得慌。

示意念秋打起門簾,花芷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,先向祖母請了安,又團團向一眾長輩行禮。

看到大孫女老夫人才有了點精神,“見著人了?都還好嗎?”

“孫女見著都好,就是擔心家里,不過見著我去就安心了!

“那就好,那就好!

這邊祖孫話還沒說完,長相富態的三叔太太就問,“大姑娘這是去了哪里?”

“去給家人送點東西,三叔奶奶沒讓人送東西去?北地可冷得很,就他們穿的那點衣裳可不夠!

“我倒是想送,可男人都被抓走了,還能誰去送?”

“三叔奶奶這話說的,這世間不止男人是人,女人也是人,就算女人送不了,家里就沒得力的下人了?”花芷一句接一句的頂回去,不等她說話又道:“您剛才說的話我在外邊也聽著了,也幸虧這家里暫時沒有誰會來,要是被外人聽了去,那可是花家的大禍!

“休得嚇我,什么大禍,犯下大禍的可不是我!

花芷摸了摸茶杯還是熱的,端起來喂祖母喝了幾口,看也不看她們,話卻是半點不客氣,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生死皆是君恩,如今皇上發作了祖父,花家抄家流放,這同樣是皇上的恩澤,您說要逼死你們,是在怪罪皇上嗎?還是說被抄了家心生不滿?”

小說《惜花無悔同卿老》 第六章 花家女 。

內容不顯示部分
如何看股票基本知识